我要吃狗肉


一剑飘尘    01/22     9045    
4.8/4 

作者:一剑飘尘


哇,我是不是逆天了?估计这要是翻译成英语传出去,出不了家门就得被美国人民的唾液淹死。当然,我希望是枪击,硝烟味儿呛一点点,总比口水的臭味强。啊,我保留被年轻美女口水淹死的权利。


无论中国美国,说一些政治正确的话,都是容易的。比如在美国说:“我不吃狗肉”。你当然不吃!因为你没有我那样的勇气。但是,你这样说了,也都等于放屁。Who cares?但是,现在旧金山出来一个老太,要在中国新年的时候发起抗议,抗议中国人吃狗肉的习俗(靠,韩国人竟然没有把这个习俗申请世遗),并且要求州长在对华贸易中加入保护狗只的条款。


这尼玛地就政治正确过头了!好比我刚刚说的那句要吃狗肉的话,只是在家里嘀咕,这老太就砸了我家的房门,对我吐了口唾液。而我还不敢开枪,因为她做的事情是那么地附和这个社会的主流民意。


年轻十年,我也是一个动物保护主义者,我也是一个环境保护主义者,我也是一个力薄儒。但是,这十年,我变了,老太没有变!保护动物是好事情,但是为什么不去保护我们餐桌上的鸡鸭鱼牛?环境保护也是一个好事情,但是为什么我们还要开采石油?但是力薄儒们是不会跟你继续讨论这个问题的。因为他们可以吃素、他们可以做苦行僧步行。所以,在美国除了我,是没有人敢说“我要吃狗肉”这样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话的。我也是憋了十几年,才鼓足了一点点勇气,因为我实在是担心,这个趋势发展下去,我只有变成素食主义者。 


看看旧金山这个老太的抗议吧,显然,她抗议的不是在美国的华人,因为她要求州长在和中国的贸易条款里加上一些限制。这显然不是踹我家门的问题,洛杉矶和旧金山毕竟也只有几百迈距离。这一脚是要跨过太平洋了。如果中国政府连自己的诺贝尔获奖者都可以关在监狱里,一个美国华人在旧金山的抗议,能够影响到中国什么呢?所以,我非常担心,老太这绣花连环隔空腿,虽然充满了美国力薄儒们的正能量,却连一个氧气分子都打不到太平洋对岸去。但是,却可以在美国CNN之类的正能量媒体中造成影响。我小人之心一下,这不会是老太的初衷吧?


是啊,这是多么政治正确的新闻呀!一个华裔,抗议中国人的吃狗肉的习俗,也是蛮拼的!但是,不要忘了,这个新闻极有可能给美国各族人民造成误解的,不是什么彼岸的中国人的习俗,而是此岸的华裔的习俗。老太的花拳绣腿,最终会结结实实地砸在美国华裔的头上,而不是什么彼岸的中国人。所以,我觉得我要站出来,对老太说:“我要吃狗肉!”

*****
一剑飘尘微信:alexlu68;一剑飘尘微博:一剑飘尘usa
*****

对着老太喊一嗓子,总比过两天让黑人老大哥揍强。因为老太这样公然把“吃狗肉”这个以韩国人为首的亚洲人通用习俗,揽到自己种族的身上,难免会造成黑人白人老大哥们以后看到华裔,就认为我偷了他家的狗。


华人在对待外族的时候,是一个懦弱民族,但是在内斗的时候,往往却是勇往直前的。当然,不包括顶天立地的我。明朝灭亡的时候,满朝文武连给崇祯皇帝一个建议的人都没有。但是,闯王进城,这些文武大臣个个争先恐后招待义军。等到清军入关的时候,那岂止是满朝文武,连乡绅士民都带枪投靠了。皇帝是自己人的,所以可以磨洋工。闯王是外来的,所以要欢迎。大清更不得了,外族,那必须作奴才的。这就是所谓的: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当然,具体到明朝,可以说除了这个文化的,还有其他的原因,比如皇帝的暴政。那么,我们今天生活在美国,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我们就没有理由再做这种展示自己的大公无私的事情了。美国是相信人性的自私的。我虽然不敢公然要求老太自私自利,但是,至少在对待华裔的习俗和其他族裔的习俗的时候,能够一视同仁。如此,老太在抗议我们华人的吃狗肉之前,应该首先到旧金山的韩国城区抗议韩国人吃狗肉的习俗。那可是整天吃狗肉的种族。


做一个不卑不亢的美国人,平等地看待每个族裔。既不要用“子不嫌母丑”拒绝这个社会的文明,也没有必要自我矮化。所以,我喊我要吃狗肉,并不是要真的吃狗肉,我自己就是我们社区SPCASociety for the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的捐款会员。我只是希望这句话能够阻止老太的花拳绣腿不要落在我们华裔的头上,就象太平洋的波浪挡住了她发向中国的神功。


有朋友给我老太的邮箱和电话,希望大家一起劝说劝说:Andrea@duoduoproject.org,408-220-5407

“我要吃狗肉”就不要喊了,我正在申请专利!

*****
版权所有:一剑飘尘;一剑飘尘微信:alexlu68;一剑飘尘微博:一剑飘尘usa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