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自己孩子的爬藤经历


一剑飘尘    03/14     10744    
3.8/4 

一剑飘尘

我这还是第一次谈我的孩子教育情况,因为我是非常注意保护隐私的一个人,何况是对于一个孩子。但是,最近因为谈到Palo Alto孩子自杀问题,我批评了华裔父母的那种爬藤心态,引发了加州一场大论战。而在这论战中,批评我的一方,不惜采用人身攻击的方式。这种鄙夷的伎俩,我是见怪不怪了,但是奇怪的是竟然来自于以前称呼我老师的人的口中。所以,我在前一篇文章中说了,我现在怕人喊我老师,总觉得喊老师的就是小姐,没有忠贞的概念,最终害得老师和小姐都成为负面的词汇。

但是,现在不!一个我觉得还比较理性的写手,竟然在昨天的一篇文章中用了我和他私下交流的时候提及的我儿子的隐私。这也是我不得不在这里谈谈我儿子的原因。

我一般文章中是不说具体的人,主要的原因是我觉得我的眼光应该放在大的方向上,族群、人的思想等等。具体个人的恩怨,我是很少放在文章里讨论的。但是,这两天算破例了。首先是一个ID对我作了非常下作的人身攻击,我不得不反击。现在这个ID,更过份,直接把我和他私下的谈话拿出来写攻击我的文章,而且提及的还是我的孩子。让我更加好奇的还有一点,其人在外界一直非常维护自己的形象,总是一种似乎很理性的样子。但是,这种把私人隐私公布于众的做法,而且加以歪曲,我不知道他还有没有一点底线?而正是因为他给我的那种印象,所以,昨天在他文章刚刚发布不久,我就跟他私下联系,说他不经过我的容许引用我的隐私是错误的,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他完全曲解了我孩子的那么多AP课程的原因。他在第一时间对我的回答说,他这样用我的隐私是故意的,是对我的“回击”。我真是晕了。因为我在此之前,就从来没有在文章中提及过他的任何事情。他的历史地位也根本也没有到值得我提及的地步呀。如果说大家观点不同,我批评的也只是观点而已。何况,持有他的观点的,也不仅他一个人。持有我的观点的,倒是真的似乎只有我一个人。

但是,我还是耐心解释,主要是他一直给我一种理性的印象,我就是不愿意看到华人中很少的有理性的人也不明白事理。他后来就要求我不要写任何关于他的文章,原来他是怕了我揭穿他滥用别人信任的本质。但是,这个事情牵涉到我的孩子,所以,我还是愿意为了孩子做一些妥协的。而且,我也愿意给理性的人一个机会。我就答应了。于是,他就跟我说,已经修改了文章。这个事情似乎也就过去了。但是,今天早上,又有网友把那文章发给我看看,里面竟然一个字都没有更改!攻击我以及我的孩子的话,一个字都没有改。

所以,我就想到我说过的那句话,用在华人这个群体中,真是一点也不为过:“嘴上说得多么冠冕堂皇,肚子里就有多少的猪大肠”。如此我必须写点儿什么来解释我孩子的事情。

其实,我是非常不想说我的孩子的。一方面,是隐私的考虑。另一方面,是因为作为一个父亲,说自己的孩子,就难免会有赞美炫耀的嫌疑,何况我心里确实是以他为荣的。所以,下面如果有什么特别炫耀的地方,也请读者见谅。

确实如那个ID所说,我孩子是上了15门AP,因为他读书的州是美国中部的一个州,如果他不读AP,普通的课程就没有什么他可以读的了。他高一刚去那个学校,自己选了课。学校的顾问就把他母亲叫到学校去,说他选的课程度太高又重,说这样压力太大。他母亲征求他的意见,他自己说没有问题。最终,一个学期下去,他们学校顾问就再也没有烦他过。与硅谷的许多家长不同,我孩子选课等等,都是自己做的决定。我不在他的身边,他母亲是那种放牛吃草型的。一个简单的例子,初中毕业升高中。离他们10英里距离,是他们州最有名的高中,历史上获得过四次蓝丝带奖,就和硅谷的Gunn High地位差不多,而且是没有竞争对手的。那个都市附近的华裔,都是往那个学校扎堆。许多居住几十英里开外的,都为了孩子搬家过去。但是,他母亲在他的坚持下,最后就在自己家附近一所普通的中学里读高中了。为了这个事情,我还非常不高兴。

所以,我现在的关于教育的观点,也不是与生俱来的。这点上,我感谢我的孩子,因为他给了我许多的启发。
那个引用我隐私的ID文章中,用了非常不礼貌的词:作死的节奏。我很难理解,他对我有多大的仇恨,要引申到我孩子身上。对于我的孩子来说,15门AP根本就不存在问题,那是因为他们学校是一所完全因材施教的学校。最后一年,他们学校为了包括他在内的三个学生,专门开设了一门高等数学的AP课。我孩子有15门AP,第一是他自己的选择;第二,是学校在他展示了能力以后的认可。这里面没有家长的拔苗助长。如果说和硅谷地区不一样的,就是他们在读书的过程中,没有那么多各种各样的补习班。除了小提琴,是父母逼着他学习的。因为我们觉得音乐是一扇不同于其它学科的窗户,可以陶冶他的情操。其它所有的学业,都是他自己的选择,没有参加过任何的补习班、包括SAT补习都没有。除了学校安排,没有任何其它校外的活动。当然,在他成长的过程中,我们也不是没有挣扎,但是,也许是我们太疼爱他,基本上都是以他的胜利结束。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说,我感谢他的原因,在与他的斗争中,我一点点领悟了美国的教育方法:尊重孩子的选择。

也许,我还应该说一下他在高中获得的各项荣誉,我知道这是许多中国家长翘首以待的。我也非常非常想炫耀一下。但是,最近发生在硅谷的学生自杀,让我想到我的责任。我已经变得越来越有名。这是我遭受到人身攻击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对于name-dropper,我无能为力。但是,我可以通过我的文章,给我的读者一些不同的思路。所以,我不想在这里说他曾经取得的成绩。因为我越来越觉得,这种拿孩子成就炫耀的方式其实造成整个社区的压力。我们从小接受的中国教育,强调“榜样的力量”,但是实际上,每个人的能力兴趣不同,跟着榜样走,最终是害死自己。而且,我觉得孩子取得的这些成就,不是美国这个教育系统强调的重点。美国的教育是一种因材施教,我孩子取得了成绩,很好。但是,另外一些孩子没有这些成就,对于美国的学校老师(申明:华人少的地区)来说,也一样了不起的。比如,我孩子最终拒绝了所有录取他的藤校,选择了一所排名15以外的学校。为了这个事情,我还专门跑到学校一趟。坦白地说,我那个时候还是有那种藤校情结的,何况,他已经被4所藤校(包括华人所谓的大藤)录取了。

但是,出乎我的意料,美国老师都说他选择的学校很好。我甚至还问他们学校的顾问,说是不是他选择另外一所(大藤)更有利于他的未来。那个老师看着我,一副很吃惊的样子:你孩子喜欢现在这所大学,难道不是最好的事情吗?

我自己关于美国中学教育,所知不多。基本都是自己孩子的这一点点心得。但是,我对于中国人的爬藤情节,非常了解。我自己也是这样一路挣扎着过来的。孩子很小的时候,我就有一种自负:我的孩子,以后一定是哈佛斯坦福这类学校的。孩子到了高中,我更是信心满满。一直到他被藤校录取,我都还有这样的梦。但是,孩子最终拒绝了藤校。说实话,这个冲击对于我来说也是巨大的。而到了这次硅谷接连三起高中生自杀,我就反思自己的思想。我觉得非常庆幸的,就是自己这么多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跟孩子生活在一起。阴差阳错,反而给了孩子一份安静,一份根据自己天赋选择的自由。他的15门AP并非外力强迫,而是他自己在那个高中的普通课程中没有什么可以学习的情况下的不得不为。我今天又特意问了一下我的孩子,他的15门AP最终被目前这个大学承认可以转学分的有几门,他说只有4门。所以,那篇文章中攻击我的孩子为了爬藤选择那么多AP,是完全在误导读者。

请容许我不再讲我的孩子,因为我怕忍不住就会把这个文章变成炫耀的文章。我讲讲他的一个好朋友。那是他小学同学,和我孩子一直到高中都在同个学校。这也是我孩子不愿意去最好的高中的原因,因为他从小长大的同学们都在那个普通高中的学区。

他的这个同学,父母都是博士毕业,父亲是学区委员,还是我们那片童子军负责人。我孩子就是跟着他的孩子,参加他们的童子军活动。因为两家隔着几栋房子而已,所以两个孩子成了最好的朋友,还经常在对方的家里过夜。

但是,这个同学的学习一直不好。一直到高中,考试都很少有B。更不要说上什么AP课程。要是我们华裔父母,不要说是博士毕业的父母了,就是文盲都要急死。还不知道要上多少补习班了。我们也是私下要求自己孩子辅导一下这个同学,希望能够帮助到他。但是,因为我们孩子选课和这个同学差距太大,帮的也有限,最终就是两个人聚到一起就是打电玩。我问我孩子,他父母对于这个同学的情况是否着急?我孩子莫名其妙反问我:爸爸,他父母为什么要为他着急呢?这个反问让我哑口无言。

我为了孩子大学录取的事情,回去那个城市,也去拜访他们。问他们孩子情况,他们非常坦然,说去当地的社区学院,打算鼓励孩子学习一项技能,出来做个技术工人什么的。同时,他们也祝贺我的孩子上了那么好的学校。
说实话,我听了以后,都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回头看看两个孩子在一起,无忧无虑地打电玩,谈笑风生。我就想:如果是两个同样的白人或者黑人家庭,这两个孩子还会保持这样的关系。如果是两个同样的华裔家庭,这两个孩子还会这样吗?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自己都不敢讲中国政府不好的话。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人敢公然说中国政府是一个好政府了。但是,人都有归根的属性。这是一份很难剔除的感性。所以,许多人就集中歌颂自己的文化了。中美文化的差异是巨大的,到底是中国的文化好,还是美国的文化好?这个问题我相信,从大历史进程看,已经有了答案。而我们在美国的一些华裔,因为自己的努力拼搏,累得焦头烂额,总算在美国有了一份不错的薪水。其实,也就是一份工程师一类的工作。我当然不会诋毁工程师这个职业,但是,一些人因此就认定了“惟有读书高”这条路,甚至因此逼迫自己的孩子走上爬藤的道路,甚至在藤校已经录取了远远超过亚裔人口比例的亚裔学生的情况下,还要状告藤校不公。这是什么心态?今天我就预言一下:即使藤校对华裔开放大门,录取率也唯SAT是问,也绝对改善不了华裔孩子遭受更大压力的事实。因为到那个时候,华裔父母们又会有其他的更高目标,督促自己的孩子往上爬。这种爬藤心理的根本,在于中国文化中那种官本位的思想。许多人奇怪,在美国哪里有什么官本位?我说的是,这种官本位的思想,造成华裔的个个都要面子、个个都想做“人上人”的思维模式。

但是到了职业选择,我们华裔孩子却局限在有数的几个领域。为什么呢?因为官本位思想的另一个特质,在于保守,求稳。在许多父母眼里,爬藤是为了做人上人,至少面子上好看了。而职业选择,就又变得要安全可靠了。有限的几个领域,就成了华裔集中营。这种情况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这又是一个会引起争议的话题。我就不在这里讨论了。

最终,我还是希望读者能够看看我上面举出的那个我孩子同学的父母的例子。他们坦然地面对自己孩子去社区学院的事实。美国的文化就是如此:如果孩子就是这样的一种情况,与其逼他爬藤,何苦不让他快快乐乐顺其自然地做一个普通的技术工人呢?幸福是发自内心的快乐,不是靠努力学习获得的。

抱歉:我群太多,一般情况下,我是不进群里看,都是发帖而已。所以,如果有人问到我什么问题,没有回答,请理解!如果有急事,请私信我!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一剑飘尘,微信: alexlu68; 文学城博客:一剑飘尘- (后面有一个短横,因为文学城俺后来找不到原来名字的密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