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一个美国人?(六):按摩女不是问题,按摩女心态才是问题


一剑飘尘    05/25     5329    
4.5/71 

如何做一个美国人?(六):按摩女不是问题,按摩女心态才是问题

作者:一剑飘尘

李春燕教授照抄我的系列文章的标题:“如何做一个美国人”,写了一个系列出来。虽然李教授采用了我起的题目,但是显然,我们两人的观点有很大的分歧。甚至根本方向上就是南辕北辙。由此可见,做美国人其实也是一个各说各话的认识,不同的人生阅历,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也不一样。

比如我现在这篇文章就是针对李教授的文章:“按摩女值得我们华裔去争取吗?”

李教授的文章是针对芝加哥警察暴力的事件的。这个案子显然是一起警察过分使用暴力的案件。但是,李教授这里不强调警察暴力,却强调受害人特殊的职业。更在文章中把这个案子用来说明警察对于我们华人的歧视,我觉得是完全不合逻辑的。

如同我其他文章说的,只要提到帮助穷人,这个社会就觉得充满了正义感,提到富人就是为富不仁。提到弱势群体就是应该帮助,提到强势群体就是应该憎恨。所以,李教授标题里故意强调受害方的职业特性,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写作技巧,让我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反驳者从开始就处于下风:“你怎能够对于按摩女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呢”。

但是,我可以明白告诉李教授,我觉得对于按摩女最大的同情,就是应该花钱去接受她们的服务,而不是把一个正常的法律案件,拔高到种族歧视的地步。我也根本不明白,李教授为什么在她的文章中引述杂七杂八的其他的案例,甚至把对于华人歧视性的Chink这个单词都拿出来晒。在这个“按摩女”(我们姑且尊重李教授,简称这是一个按摩女案件吧)案件中,那个警察有任何语言或者文字牵涉到“中国”吗?

没有!无论李教授如何地充满技巧地把这个Case往对我们华裔歧视上靠,我都看不到一点点这个方面的证据。

当然,我首先必须政治正确一下:“那个警察确实做错了!”估计这句话我不先说出口,我在美国社会就没有办法混了。我就按照警察局的标准说吧:他违背了警察行为规则。至于具体违反了哪些,我相信警察机构会做严肃的调查。

但是,在权威的调查出来之前,李教授就把这样的案子归结为对我们华裔的歧视,是没有道理的。事实上,那个警察从头至尾,没有提到任何有关“中国”的事情。整个录像看完,如果一定要牵强附会到我们华裔的头上,就是那个被警察攻击的女性的一张华裔面孔而已。但是,那种脸孔也可以是日裔呀,也可以是韩裔呀,甚至可以视泰裔,马来裔,文莱裔。日韩的社区、文莱的社区因此鼓噪起来了吗?会不会有教授出来说“我们的按摩女被种族歧视了?”估计不会,因为他们缺少我们这个族裔中热情有余逻辑不足的社会活动人士。

当然,一定有人会反驳我:那个女性就是华裔。是!但是那是事后的调查。那个女性的文件上的姓名是一个奇怪的看起来非常欧洲化的姓,据说是因为她嫁给了一个不是华裔的丈夫。所以,那个处理她的警察,怎么可能知道她是华裔呢?如果一定要牵扯到种族歧视,也不是李教授这文章里的对于我们华人的种族歧视,而是对于所有日韩华文莱的歧视,凡是有一张东亚脸的人的歧视。如果这样的逻辑成立的话,是不是以后只要警察骂另外一个人Fucking,对方就可以控告:警察在对人类进行歧视,因为他是看着我有一张人类的脸而歧视我。

靠!真心回归动物世界得了,只有那里没有歧视了。他们直接互相厮咬。

这个案子中,许多人认为种族歧视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那个警察所说的:我用UPS箱子把你他妈的送回你来的地方!

这句话当然粗鲁,毕竟UPS不负责外卖人口。但是,对于这句话应该抗议的是UPS而不是大学教授呀!就如同我前面说的那样,那个警察并不知道这个女人是哪里来的,她证件上的名字完全是一个看起来很欧洲的名字。警察这句粗鲁的话,当然不对,但是从中我们并不能判断出这个警察在歧视华人。如果上到法庭,估计连歧视都算不上。

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这类按摩店的性质。据我在洛杉矶的了解,这类按摩店绝大多数都是提供违法色情服务的。打开洛杉矶的世界日报,整版都是这些按摩店的广告。这些按摩店违法经营,雇用非法移民,甚至黑社会的参与,牵涉到暴力拘禁性工作者。

这个案件的背景,也恰恰如此。首先是便衣警察卧底,查到这家按摩店从事色情服务。在这样的情况下,警察认为里面的从业者是非法移民而要把她送回去,逻辑上是贯通的。当然,用UPS不好,美国是一个讲究人权的国家,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有一整套对付非法移民的方法。比如,警察在街上查到非法移民,不得拘留。比如,雇主雇用员工不得盘问他/她是否非法移民。比如,为了遣送一个非法移民回国,我们需要耗上十年的官司。比如,非法移民即使不交税,我们也必须无偿为他们的子女提供教育医疗的保证。

所以,这个警察竟然妄想简简单单地用UPS的箱子把非法移民装回去,too simple !难怪我们这个族裔从普通店员到大学教授都义愤填膺:靠,你小子太小瞧我们华裔的数学计算能力了!

不过,我倒是想问一下我们的华裔:我们是美国非法移民最多的族裔吗?如果不是,这个警察歧视非法移民,关我们什么事情呢?

当然,我们对于政府对于整个社会的要求已经非常人性化了。只要你有一点点对于非法移民的疑问,你都会遭大批人道主义者们的指责:你在搞种族歧视。现在这个案子出来,我们华裔再鼓噪一下,说这个警察是歧视我们华人。估计,以后警察见到真正的非法移民,肯定比对待大学教授还要恭敬礼让了。

警察这个行业,整天打交道的对象,不是我们日常交往的良民。他们每天接触到奇奇怪怪的人各种犯罪分子,可能比我们一生中接触到的都多。当然,我不是用这样的环境给这个案子里的警察的行为作辩解。只是说,他们发生错误判断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而在这个案件中,从录像上看,那个女性被警察逮捕的时候,大喊大叫,挣扎得非常厉害。警察后续的对话都是在这个背景下发生的。是,有人说了,那个女人还喊叫说自己是公民。警察说她不是。你知道当时对于警察来说那是一个犯罪现场吗?如果她说自己是奥巴马他妈,是不是这个警察也应该礼貌地请她到五星级酒店稍坐,然后请总统先生出面认证再说?

我们反对歧视的目的是为了让我们合法生活在美国公民们过的更好,还是为了让非法移民们认为美国是他们的天堂呢?只要这个世界上还有“国家”这种组织存在,美国就必须面对非法移民的问题。我们也有理由用各种方法保护我们的国家避免非法移民的入侵。这根本不是一个人权的问题,而是一个主权的问题。更小一点说,这是关系到我们自己包括李教授能否获得更好的生活品质的问题,更是关系到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否幸福的问题。

警察不对,我们当然应该指责。但是在毫无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就作出种族歧视的指责,甚至把一个警察的个人行为上升到整个警察系统整个社会的行为,这不是自信的表现,而是自卑。我们在美国,我们是美国人,不是刺猬。为什么我在反SCA5上如此积极,却在这个案件中表现出截然不同的冷静?

因为SCA5是一个公权力的行为,是我们的议员试图改变法律,从法律上制定一个种族歧视的政策!这是社会行为,而且牵涉到国家的公权力。我们当然义无反顾地应该尽力反对。

但是这个案件,首先就是警察的个人行为。事发以后,从警察局到美国主流媒体,都在报道并且谴责这个警察的行为。如果我们还因此说,这个社会不公、有种族歧视、有偏见,我不知道你理想中的社会是什么样的社会?是不是应该一个所有其他族裔见到华裔就退避三舍的社会?

按摩女这个案子,与受害人是不是按摩女没有一点点的关系。我们当然不会因为她是按摩女就歧视她,但是,难道我们应该因为她是按摩女就特别同情她吗?

这个案件与她是不是华裔,也没有一点点的关系。如果能够在这个录像中找到一点点提到“中国”的语言,我都跟你们一道去抗议去。如同我前面所说,只是她一张东亚的面孔而已。当然,坚持这是歧视案件的会说,那个警察就是根据她的面孔来的。但是,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而这样的猜测中,有多少是因为你对于自己的东亚脸孔特别的在意造成的呢?坦率地说吧,你有多么地自卑,才会特别在乎你自己的Chinese Face吧?

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警察个人的行为缺失。在美国这样一个讲究法治的国家,在警察局已经出面说明,媒体已经深入报道的情况下,我对于这个案子的解决非常有信心。简单地资本主义一下:这个女性将获得一笔可观的国家赔偿。当然,这都是我们纳税人的银子。所以,我非常痛恨这个警察,因为他的粗鲁的行为,消耗掉我们美国人民一笔可观的税钱。

但是,我们有什么必要那么煽情地强调受害者的按摩女的职业呢?我们又有什么理由把一些真实的对于华裔的歧视案拉扯进这样一桩案子里呢?

如果后续的发展,这个案子得不到公正的处理,甚至媒体发出偏袒警察的声音,我们当然应该站出来,用我们的声音寻求公正。那时候,才能说是这个社会对于我们的歧视,因为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这是一个警察和一个华裔女性之间的故事(再强调一次:警察当时并不知道她是华裔)。但是现在就鼓噪说我们被歧视了,我们被认为不是美国人了,在这个案子上就是罔顾事实的卖弄风情,是自卑心理作祟:风吹草动就看不起自己的chinese face。

做一个美国人,保卫自己的权利是当然的,这也是我一直鼓励的!保卫自己权利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投票!适当的时候,发出自己的声音也是应该的而且必须的。但是,如果完全无视事实地到处抱怨,甚至把自己内心的自卑当作证据在这个社会上大声嚷嚷,就不是在保卫自己的权利,而是在制造社会矛盾,反而强化了族群间互相歧视的意识。

抛弃乡恋,立足美国!自信自强,做美国的主人!赞同作者,加一剑飘尘微信:alexlu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