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 Huff,华裔情美国梦


一剑飘尘    07/24     9708    
4.6/10 

Bob Huff,华裔情美国梦

作者:一剑飘尘


共和党加州参议院领袖Bob Huff昨天召开新闻发布会,要求民主党前总统竞选经理Bob Beckel为自己的辱华言论道歉。这是Bob Huff第二次正式提出如此要求。

作为一个驰骋美国政坛几十年的老资格参议员,Bob Huff没有像民主党的一些政客那样,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一方面,因为他当时正在华盛顿,和国会沟通对排华法案道歉事宜。另一方面,他不愿意抢风头。

显然,作为一个老资格的共和党政治家,Bob Huff并不觉得所有政治问题都应该通过发动群众来解决。BB辱华事件和SCA5不同。后者是在加州参议院已经通过以后(共和党议员一致反对),如果不发动群众,就面临着民主党也会在众议院如法炮制强行通过法案的危急情况下,共和党和华裔民众一起走上了街头。

但是BB事件显然不同。当那些民主党议员们大声疾呼,发动群众的时候,Bob Huff想到的是:作为民选议员,我可以具体做什么?

在Bob Huff的眼里,种族歧视不应该是党派竞争的议题。就如他在记者招待会上所说:“种族歧视和族裔中伤是没有党派界线的。”

可以说,Bob Huff这句话,显示了一个成熟政治领袖的智慧。与一些在SCA5案件中,因为党派利益而在华裔社群中大大失分的政客不同,Bob Huff从来没有把他对于种族歧视的反对,当作一项功绩,要求华裔社区的政治回报。因为在他眼里,反对对于华裔的歧视,既是他的政治理念,也是他的家务事:“因为我娶了一位华裔太太”。

所以,Bob Huff在昨天的记者招待会上,没有鼓动搞街头政治。如果我们的社会为了一个人的言论就发动整个族裔走上街头,只能说明代表这个族裔的政客的懒惰!因为在美国这个政治系统中,有足够多的空间,让政治人物为民众服务。而发动群众,不仅劳民伤财,而且很可能造成社会的动荡。除非出现像SCA5那样的案例,因为某党派在议会中一党独大的局面而且强硬推行,才不得不发动民众走上街头。

作为美国政治体系中的两大党之一,共和党一直关注的就是对社会的责任,而不仅仅是选票。在SCA5案件中,虽然华裔属于选票极少的族裔,共和党也没有因此放弃它的社会责任,去讨好选票数额庞大的族裔。甚至,不惜和华裔民众一起走上街头。

但是,民主党资深干事Bob Beckel
的辱华事件,显然不是一个需要发动群众的案件。因为,已经有足够多的声音,让这个社会听到了华裔的抗议,就是Bob Beckel自己,也已经做了一次道歉。

作为华裔女婿的Bob Huff决心动用自己的力量解决这样的问题,而不是让一个小丑的挑逗把整个族裔搅动的烦躁不安。在Bob Huff看来,这是一个政治家应该做的事:倾听民众的声音,代表他们处理问题。而不是呼唤民众的支持,带领他们走上街头。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有许多议员,在可以在议会解决问题的时候,在SCA5的议题上投了赞成票,却在BB辱华问题上,鼓吹群众路线。这是负责任的态度吗?

不!

Bob Huff知道,一个负责任的民选议员,应该做的是,在议会投票反对SCA5,在BB的议题上,应该主动出击,直接找相关部门会谈。所以,他在记者发布会上说:“(我会)联系福克司新闻,与他们私下对话,看是否我们能够避免将来在电台上出现这样负面的言论。”

显然,Bob着眼的并不仅仅是这一次BB的辱华事件。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治家,他不愿意这样的新闻一再发生,扰乱了整个社会,他也不愿意因为政党斗争,把这类议题当成武器,最终让华裔和美国其他族裔之间两败俱伤。他更着眼于未来,就如同他在事件刚刚发生的时候提醒美国社会一样:如果说华裔以前不关心这类事件的话,从今以后,他们在意了!

正是基于这份责任心,Bob Huff提出了他的七点计划。这不仅仅是对华裔有利的计划,也是保障美国,特别是加州持续竞争力的计划:

1。联系福克司新闻,与他们私下对话,看是否我们能够避免将来在电台上出现这样负面的言论。我不知结果如何,但我知道,有意义的讨论是寻找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抗议可以逞一时之快,但只会让双方的人们更为愤怒。
 
2。 我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以资优而不是以种族作为我们公立高等学院的录取标准。重新启动“平权法案”,或者说以种族为基础的入学政策,是加州众议院和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还有州长的政策重点。允许以种族作为入学的一项标准是对所有努力用功的学生的终极中伤Beckel因其言词让我们大家都怒不可遏,但SCA5和其他以种族为本的政策则比言词更为严重。他们会造成游戏规则的改变,与人人生而平等以及个人责任背道而驰。正如最高法院大法官John Roberts所讲的一句名言那样“要终止种族歧视必须终止以种族作为理由进行歧视”
 
3。我会一如既往地推动中小学的教育改革,让每个人都能获得更好更公平的机会,得到高质量的中小学和高等院校的教育。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州长和国会领袖应该接受最近Rolf Treu法官针对Vergara一案的判决,承认我们的教育体系已经破产,致使我们最弱势的学生落后,把教师工会的需求置于学生之上
 
4。我会一如既往地在立法机构推动SJR23法案,要求国会对当年通过排华法案正式道歉。这不仅合情合理,而且近来的一些事件表明,种族偏见不仅仅存在于遥远的1880代。指出我们国家从前的错误可以帮助我们免于今天和将来重新犯错。
 
5。我会一如既往地推动全方位移民改革,如去年我与别人共同提出并得到通过的SJR8法案。Bob Beckel抱怨“我们把他们带过来,教会了他们如何使用电脑,然后他们回到中国,网侵我们......我提出并通过了参议院联第9号联合法案,呼吁国会增加技术人员与企业主签证。
 
美国的经济因来自全球各地移民的创新与创业精神得以丰富。居住于美国的外籍人士占据全部发明专利申请人或共同申请人的四分之一。1995年至2005年期间,硅谷百分之五十二的新新型企业由移民单独或合伙创建,创造了520亿的产值,雇佣了45万员工。如果我们以前的移民机制能够满足我们的国家需要的话,我们就不用教育好外籍人士然后把他们送回去了。他们应该可以留下来,拿到绿卡,如果愿意的话,在我国得到雇佣。这是一个全方位的移民改革所应该涵盖的部分,我们必须坚持不懈地要求国会实行真正的改革。
 
6我会一如既往积极主动地努力减少政府对发展企业和创造就业的阻碍,当经济增长,就业增多时,人们自然会减少对工作机会向移民流失的担忧。
 
7。我会积极主动地尽我所能帮助所有族裔获得同等的尊重和待遇。当我们纪念民权运动五十周年之际,我们大家必须看到,通往平等与尊严的道路我们已经走了很久,但过去一年来的种种事件显示,我们还没有达到目的地。

衷心地期望Bob Huff能够实现他的梦想,作为一个华裔女婿,带领华裔这个模范民族,把美国建设成为更有竞争力的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