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泥马的鲁迅文学奖


一剑飘尘    08/14     7748    
4.7/3 

草泥马的鲁迅文学奖

作者:一剑飘尘

今年中国文学最高奖“鲁迅文学奖”,被授予一个打油诗作者:周啸天。网上恶评如潮。虽然我极其不看好周诗的水平,不过我倒是想为他叫屈:时代如此,诗人何辜!结合我自己,最近很有一些人批评我。与周的打油诗缺少文采不同,批评我的人都非常肯定我的文采,甚至许多人语重心长,惋惜我的文采被我文章中偶尔使用的“脏”字耽误了。对于这类批评我向来一笑置之。

我相信批评者,无论是批评打油诗还是批评“脏”字都有他们的理由,但是我更相信罗兰巴特的对于语言的定性:语言是权力!所以有戈培尔的名言:谎言讲三千遍就是真理!有中国古代成语:三人成虎。而统治了中国六十多年的现王朝,是语言权力学的个种翘楚!在枪杆子笔杆子二杆子的威力下,完全掌握了整个官方、正式场合的话语权。我们离开这个现实环境分析汉语的文学性,批评作家的文字,就是盲人摸象。

毋庸置疑,今天的汉语就是今天中国的写照。打油诗能够获得国家文学大奖,不是因为它是这个国家的最高的文学水平,而是这个国家权力晋升阶梯的真实写照:权力庸俗化!庙堂之高,不再是高处不胜寒,而是充满了阿谀奉承拉帮结派的市侩的计较。

而“脏话”进入文学领域这个话题,却是恰恰与官方的庸俗化现象背道而驰的:民间的粗俗化。

那些批评我的文章中带有“脏”字的,应该都是与中国蓬勃发展的民间网络语言非常膈膜的人。因为他们不知道“草泥马”是“操你妈”的儿子,不知道“装逼”与女性生殖器没有必然的联系,当然,更不知道“逼格”并非性器官的品格。

中国60后代表作家王朔有一篇广为流传的骂贴:“逼是一样的逼,装上见高低”。开篇如下:

“实现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神马的肾虚口号和远大目标,类似于这种一听就知道在我有生之年实现不了、忽悠傻逼们的东西,我全当臭屎晾着。政府要是爱人民那就实在点儿,让人民活的舒服点儿、自在点儿、安全点儿,别说没用的,其他都是扯淡。反正我他妈就一钱串子,有钱就有安全感。”

如果把这段话语中所有的“脏”字都去掉,意思一样清楚。但是,那就不是今天民间的语言了,而是官方的打油诗的语言。而这段话的内容,在获得了官方文学最高奖的周诗人之流的眼中,不仅不正确,而且反动!

所以、王朔用一个“脏”字,把所有的反动都非官方化了。这才是汉语目前最真实的语言:脏字的存在只是为了表达与官方语言分道扬镳的立场。

语言是权力!对语言的限制,就是对于权力的剥夺!在中国官方方方面面限制人民自由的今天,说脏话写脏字,几乎已经成了中国民间很少的几个安全表达反抗的方式。

既然官方能够给庸俗的打油诗颁文学奖,民间必然要喊“草泥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