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离美国有多远(4)


一剑飘尘    11/08     8168    
5.0/1 

4

我带着一身的落寞离开了可儿的公寓。我的脑海里乱糟糟,比尔,公寓,可儿,魏胜春,留学生,老墨,搬家,那个高我一头的男生,小费,花瓶,玫瑰,威严的法官,烟丝……

 

这一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都变成了一个个鲜活的概念,硬硬的有各自的金属框架,在我的头脑里冲撞。我努力地不去想,甚至试图像移动积木一样,把它们从我的头脑中拿开。它们却自动就很鲜明地复原,到我的眼前,如同电影,但完全乱了背景。一会儿是朵欠了我二十个货柜,一会儿是比尔做到了法官席位上,叼着烟对我不停地耸肩,一会儿是那个男生汗流浃背地搬钢琴,一会儿是破碎的花瓶完全复原,里面却没有了玫瑰…..

 

就这样昏头昏脑,我甚至不知道车子开到了何处。直到一个人大骂我,我才一个紧急刹车。我的车子险些撞到了那个人,一个大约50岁的白人。他冲我大怒,猛烈地拍着我的车,一系列的美国国骂。我有一股强烈的冲动,想下车狠狠揍他一顿,或者被他揍一顿。把今天和那个男孩没有完成的干架,继续下去。但是,我却坐在座位上,一动也动不了。直到他骂骂咧咧地离开。

 

我的后面的汽车不耐烦起来,鸣起了喇叭。我知道自己这样开下去,可能很危险。于是,启动汽车,拐向边上的路口。这时候,突然一个妖艳的女子跑过来,我一个紧急刹车。她却冲我非常友善地笑,说:“嗨,我可以搭车吗?”

 

如果在平时,我是绝对不会停车的。我基本上知道她是什么职业。但是,那天,我就想吃了蒙药,稀里糊涂,就让她上了车。

 

“刚刚那个家伙是个蠢货,根本不怪你。”

 

“是。”

 

“想要做爱吗?”

 

这句话像是导火索,点燃了我心中所有的炸药,哪些一直在我头脑里挥之不去的概念,一瞬间就灰飞烟灭!

 

“去哪里?”

 

“右拐,对!”那女人声音有点儿兴奋,听得出来,她这一天显然没有拦着什么生意。按照她的指引,我把车子开到了一座废弃的桥墩下。

 

200元”

 

100!”我非常惊奇,自己在这个时候,还讨价还价。

 

150!”

 

100!”我再次启动车子。

 

“操,你们华人真他妈的小气!”那女人拿出一个避孕套给我,一边解开衣服。她的乳房非常地大,大到一眼就可以看出灌满了乳胶的形状。但是,我的生殖器不争气地勃起了。我就在汽车驾驶室,骑到那个妓女的身上。几乎还没有容许她把短裤完全地褪下去,我的鸡巴已经深深地插进去,一直到她剃毛后的阴毛茬,硬硬地刺到我的会阴。就那一刻,我突然感觉整个身体一颤,我不由自主地嚎叫一声,似乎一注热血从我的头脑里,而不是从我的生殖器中,射了出去。

 

我瘫倒在她的身体上,感觉到那肥大的乳房被我的身体挤压得成了固体。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快感,只是觉得自己像是紧紧绷着的弦,突然间松懈了,成了蚯蚓在这废弃的桥墩下,毫无尊严地裸露着身体。

 

那女人显然没有想到遇上这么爽快地嫖客。但是既然拣了便宜,当然就一定不能白白地丢掉。所以,她并不容许我这条蚯蚓继续恶心她的乳房,立刻推开我,整理一下衣服,向我伸出手来。

 

我打开钱包,递给她120元。她意外地数了两遍,笑嘻嘻爬过来亲我一口。我看着她打开我的车门,下去,然后又关上我的车门。她顺着桥墩,沿着干枯的河床,走去对岸。黄昏已经过去,夜幕也慢慢地拉上来,逐渐地吞噬了她的身影。

 

我的眼睛突然湿润起来。干脆就哭一场吧,没有人,也没有任何的生物,甚至,河床都是干枯的。我有理由,在今天,在这样的环境里大哭一场。所有的小说、电影,主人公都是在这个时候痛苦流涕吧。因为这样的场景,既可以引起读者的共鸣,有不损坏主人公的硬汉形象。

 

但是我没有!我甚至都没有克制那种想哭的欲望,泪水就是没有落下来。我明明感到它已经成了泪珠,在我的眼眶里转悠。我故意向下转动眼球,似乎都可以看得见它模糊的影子。但是,它不落!在这连妓女都离我而去的废弃之地,也只有它陪着我。也许,这才是它坚持不落下来的原因吧。

 

这样一想,一种孤单的感觉,就涌上来。夜色越来越浓,这孤独感也就越来越显得强壮起来,一点点,完全吞噬了我,吞噬了我周边的整个空气。

 

我突然憎恨起自己!嫖妓谁不会!但是,这他妈的是嫖妓吗?想到那个已经消失在夜幕中的妓女,也许正在哈哈大笑,大笑我这秒射的嫖客,而我,除了那固体一样的乳房,甚至已经忘了那妓女的容貌。这让我更加恼怒。我狠狠地捶方向盘,一直捶到喇叭轰鸣起来。终于,我爬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先前无论如何不肯落下的泪水,像是刹不住闸的车,从山顶上滚滚而下。我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头脑里却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想。我只是沉浸在痛哭流涕的快乐中。